卖网课犯法还那么多人在卖?

卖网课犯法还那么多人在卖?卖别人的网课违法吗,卖别人的网课算侵权吗,如果倒卖别人的网课会不会侵权?卖别人课程 侵权会怎么样?


明知不可为而为之

“但现实里有些事情,明知道它是错的,依然会去做。”对于买卖盗版课程的看法,九磅这样回答,“知识产权这东西,难说啊。”

九磅是考研后卖课的,卖了一个月,闲鱼封号7天,赚了1700元。


他遇到过一个月赚3万的卖家,用一本万利来形容一点也不夸张。九磅主要卖各种考试资料,比如考研考公、法考二建等。

据他观察,市面上有两种经营模式,第一种是单纯的卖各种考试资料,这种一般团体性比较强,有专门负责卖书的,有提供代更新服务的;还有一种是售卖像喜马拉雅等平台的付费课,一般会采取众筹模式。

由一个团体汇总市面上的各种课程,再通过会员费、代理费等方式进行售卖是常见的盈利模式。九磅说,市面上代理费贵的要500多元,便宜的200多元。代理可以免费使用所有课,可以自己用,也可以把资源拿去卖。至于卖哪些课程,卖多少钱,都由代理自己决定。


课程交易一般采用云盘群的方式。“好几个T,个人网盘装不下,把客户拉到群里,机构按人头收费,一人10元到500元。”九磅认为这个价格其实挺便宜的,毕竟一些代理商能把一门课卖到好几百。


九磅知道大概的买家用户画像,“考研四六级这类学生居多,法考cpa这种学生和上班族对半,二建之类的上班族,宝妈多一点。”

关于卖家的用户画像,九磅认为差别并不大。据了解,很多卖家是打着拼课的旗号进行课程售卖的。在一条学而思的初中网课拼课帖中,降低学习成本、提高孩子学习成绩是拼课的理由。该发帖用户确实是学生家长,但又以添加其他联系方式的形式将顾客引流到盗版店家平台进行课程售卖。


在这个行业里,团体机构的流水化作业最常见,再者是个人小打小闹,同一个账号多人合用,或者定期由个人向社群中更新。

乐乐用9.9从闲鱼上买了考研的课程,“明知不可为而为之,毕竟捉襟见肘。”对于买盗版课的原因,她这样解释。

和乐乐一样买课理由的人有很多,赵楼就是其中一个。“大家都是穷学生,买正课的价钱挺贵的。虽然心里觉得伤害了人家的权益,但也真的就是没办法的事。几元跟几千块钱相比,差距不是一般的大。”

“即使知道这样是不对的,但是迫于现实压力吧,不得已而为之,这样说可能有点冠冕堂皇的。”

除了经济方面的原因,还有知识认知和筛选成本方面的原因。上班族王瑞花99元买了各大平台知识付费的课程,她有自己内心的矛盾和纠结。“每个人都希望自己支持正版,我们读过这么多年书,就觉得看盗版是一个很打脸的事儿。”


王瑞并没有完全消费那些课程,她将那些课程比喻成自己的储备库,它降低了王瑞去各大平台去专门搜这些课的欲望。“和买书买衣服一样,其实并不一定是多么喜欢这门课,而是就很想拥有它或者(让它)在场。”她也买过正版课,200多节的课程她听到十多节的时候就去看书了。

“想想这么多平台,我又不是得到的忠实用户,我也不是看理想的忠实用户,他们都在做课,我看看质量都不错,我拿那么多钱把它们都买下来,买下来我也听不完,就筛选成本是很高的。”

“知识文化很难量化,很难说学了这个课是值还是不值,轻易不敢花这种钱。”王瑞对自己能否听完她没有信心。王瑞像很多年轻人一样,很想把钱花在刀刃上,“如果课程对我启发很大,甚至没有听完,但某一个点对我的启发特别大,我都很愿意为此付费。”她给自己找了一个合理化的空间,“我并没有那么认可这门课。”


在线教育版权的未来会好吗?

“很多课程是没有版权的,律师的诉讼费也很高,再加之卖课的人很多,平台找不过来的。”一卖课店家描绘了这个行业的维权成本。

不只是经济方面的成本,所投入的时间和精力也无法估量。“用半年时间去对接,找律所,可能赔偿个一两万。”陈敛说。

维权成本高让版权方的维权之路充满着荆棘,平台监管的滞后也给盗版者提供了可乘之机。九磅表示,产品的推送和算法相关,算法将商品曝光,再到平台发现商品违规,将商品下架是有时间差的。而各大平台的版权维权工作也参差不齐。


相应的,在强力监管下售卖课程的商家很少,而在不加监管的平台,售卖盗版课程的店家在野蛮生长着。这个产业链不局限于电商售卖的形式,个人号、视频号的自媒体,非ICP备案的网站,相关的小程序,APP有很多,有流量的地方都是这条产业生存的土壤。

在维权骑士发布的《2020年上半年内容行业版权报告》中显示,闲鱼、百度贴吧、转转、淘宝等平台依然是付费内容侵权多发平台,侵权线索都在万条以上。

法律意识薄弱是这个行业内普遍存在的问题,不论买卖双方还是版权方,版权意识薄弱是一大痛点。买家购买盗版课程时不会考虑太多,卖家也会为自己只是资料的搬运工来进行合理化,甚至有些版权方对于自己的版权资产也不甚在意。“一部分版权方他自己都没有意识到这个问题,我个人认为教育要是要多方来进行的。”陈敛说。


除了版权意识,教育产业化所带来的副产品——教育焦虑也加剧了买家的购买欲望。“我觉得支付费是有包含一个东西,就是给你一种期待,给你一种购买它就会变得更好的期待。除去知识的那部分,这是一个商人和消费者之间的博弈。”王瑞说。


这是一个多输的局面。

“不管是图书、课程、漫画还是小说,对内容公司来说都是生存,是去交税、去为市场提供优质的服务、去为自己的员工去交五险一金、去解决就业等等的一个基础。去卖盗版课或者卖盗版内容,其实就是本质上伤害这些根基。”

陈敛表示因为盗版内容让一家公司死掉的现象有很多,让一个行业死掉都是有的。因为侵权盗版让大家不愿意去创作,或者根本与意愿无关,是企业无法支撑走下去了。

在这个恶性循环的链条里,一直循环下去的结果很可能就是就业岗位没有了,国家交税没有了,市场享受不到最好的服务了,整个盗版行业也没东西可盗了。

猿辅导在接受采访时曾公开表示,“盗版课程对于消费者、版权企业以及社会创新环境来说都是一颗‘毒瘤’。”


拼课和盗版录制没有本质的区别,因为很难辨别网上所谓的拼课是否是售卖的⼀个幌子。

目前,大多数知识付费平台都只能通过“通知平台——实现删除”的路径来维权,看理想表达了对版权未来的期许,“希望大家对喜欢、认可的东西多多支持,即使当下经济条件有限,也尽量不参与的盗版传播、侵犯知识产权的行动为中去。

同时也希望内容提供者的商业价值慢慢凸显之后,能更有话语权一些,可以要求平台更有效地利用实名认证的规则来防止侵权,对于重复侵权的行为也能进行更有效的惩戒。”


陈敛认为在过去的版权服务实践里,已经有了一个可持续性的版权资产保护体系。

事实上这对提升版权侵权成本,改善泛滥情况,进而对版权资产止损、保值、增值等都是有实际效果的。

本文地址:http://www.seoha.cn/maiwangkefanfahainameduorenzaimai.html

猜你喜欢

卖网课犯法还那么多人在卖?

卖网课犯法还那么多人在卖?卖别人的网课违法吗,卖别人的网课算侵权吗,如果倒卖别人的网课会不会侵权?卖别人课程侵权会怎么样?明知不可为而为之“但现实里有些事情,明知道它是错的,依

2022-03-30  分类:萌萌家官网  浏览:108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