汉译《古兰经》1-30卷PDF

古兰经》的翻译一直都困难重重难以全面进行,因为许多人们觉得《古兰经》本身不仅是奇迹,也是无法加以模拟的(i'jazal-Qur'ān),《古兰经》的经文不应该以别的语文及形式来呈现。中世纪穆斯林学者苏尤蒂提到「无论读者是否精通阿拉伯语、是在礼拜期间还是其他时段,使用阿拉伯语以外的语言诵读《古兰经》是万万不可,以免它的不可模仿性受到破坏」。

由于,阿拉伯词汇的确切意义要依赖上下文决定,使得精准的翻译更显得困难重重。


汉译《古兰经》1-30卷PDF 封面

付费下载 加微信  abj511

早期中国的古兰经仅有零星翻译,并没有全译本。清朝云南人马复初最早以汉语翻译《古兰经》,名为《宝命真经直解》,但流传下来的仅五卷。古兰经之名在中国清末译为古尔阿尼,民初译为《可兰经》,近则译为《古兰经》。汉语译解《古兰经》分古代汉语版和现代汉语版两种,古代汉语版以姬觉弥、王静斋译本为代表,现代汉语版以马坚的译本为代表。从19世纪20年代至今,《古兰经》的全译本陆续刊刻出版,包括下列14位译者的


16种全译本问世:

1、李铁铮的《可兰经》,(1927年),系据坂本健一的日文译本并参照约翰·罗德威尔的英译本转译而成。是我国第一部汉文通译本《古兰经》。已故马松亭大阿訇(1895-1992)在闲谈中提起,译者在译本完成之后不久改奉伊斯兰教,但惜不知所终。该译本虽用文言文表述,但语句简朴,明快畅达,容易理解。某些词汇的译法,措词慎密、贴切,值得肯定。此译本印数不多,流传有限,且绝版已久。综览全译,术语概念缺乏固定措词,个别人称代词不甚准确,亦常小有微疪。最明显的是对《古兰经》的主要词汇,译法不固定统一。


2、姬觉弥的《汉译古兰经》,(1931年),同样参照了日、英译本,并请穆斯林学者参与核校。译文畅达易懂,基本上达到“句求简练,文重雅驯”的主观愿望,对具有中等文化水平、具有一定阅读汉文能力的穆斯林读者说来,并不难懂。译句中很少华而不实、咬文嚼字的措词,读者不会感到艰涩绕口,吃力费解。译者虽为是汉族人,主要依据日文、英文译本转移,但约请了穆斯林学者参与核校,译述班子态度都很严肃慎重,可以肯定它在当时产生过较好的传播效果。

李铁铮与姬觉弥的译本是最早的全译本,但由于非直接自阿拉伯语翻译而不获穆斯林认可。

3、刘锦标的《可兰汉译附传》,译术庄重严肃,语句文白相间,简明畅达,译文中不乏行文流畅,既紧随原经,扣准字句,又对应表述之片断,某些译句,在细微处很重视原经措词与表达口吻,自有其独到之处,但译者在其《附传》中出现了大量与《古兰经》文毫不相干的东西,因此“人们多对此译本避而不谈”。

4、王静斋的《古兰经译解》,有甲乙丙三种版本(1932年,1942年,1945年),以丙种本发行量及影响均为最大。在马坚的译本问世之前,这是中国最受欢迎的《古兰经》汉译本。译本译笔忠实,准确贴切,语言朴素,通俗明快,辅助性资料条分缕析,广征博采,浅注详释,十分丰富,至今中国许多阿訇和普通穆斯林学习古兰经的重要汉译读本。


5、杨敬修的《古兰经大义》(1947年),采用严格的直译法,是我国第五位译者翻译的第七种汉文通译本,译者是伊斯兰经师、掌教阿訇。1947年8月由北平伊斯兰出版公司刊行问世。译文字斟句酌,忠实直译,典雅凝炼,古朴、庄重。严格直译之外,重视原文语势、风貌、神采,具有艺术魅力,而又力避堆砌华丽辞藻。以古雅而崭新的面貌,严格直译而独具特色的风格,引人瞩目。

6、马坚先生的译本是目前世界公认最好的汉译本,费时十年,名为《古兰经》(1981年),但马坚直到弥留之际仍然在病榻上润色译文,因此译文并不是马坚最完美的呈现,有许多疏漏之处。该原译本前8卷有注解,因全部注释尚未完成,译者去世,为保持体例协调,全译本未附注释,译本凝聚着数十年心血,严肃、庄重、凝炼,译笔忠实、明白、流利,现有伊斯兰世界联盟印行的阿文、汉文合刊本和北京、宁夏先后出版的汉译版,发行量具所有汉译本中之首,因文字明白流畅,且忠实于原经,因此对个别句子的翻译虽然不少学者有批评意见,但总体上颇受中国穆斯林欢迎,在世界上也有影响。


7、沈遐淮的《古兰经》译本,从英文译本转译,该书意译成分居多,添枝加叶处,往往有失原意,译本在台湾出版,受到岛内许多穆斯林批评,因此在国内很少看到该译本。

8、时子周的《〈古兰经〉国语译解》(1958年),从译文本身看其措词、语气以至文风都与王静斋所译丙种本切近,好多译句几乎完全相同。反映了两位天津译者的理解往往不谋而合,相互沟通,或乐于接受、吸收王译本。

9、周仲羲的译本,对“含义隐晦”的经文,一律在正文中用直接意译的方式表达,而在脚注中补述其依据,对个别词汇(主要是称谓名词),译文也独树异帜,不仅与众不同,甚至连译者自己也不尽一致,注释详细、辅助性资料丰富,因为或隐或现地表现了否定尊贵先知最后一位使者的地位,因此不为中国多数学者、阿訇和穆斯林所认可。

10、仝道章译有《〈古兰经〉中阿文对照详注译本》(1989年),最初依据的是阿卜杜·优素福·阿里的英译本,后来反复校译时又以较流行的穆·马·毕克滔的英译本为主,前后参照英、汉、法译本19种、《圣训》4种和有关字典及书刊多种,语言朴实,每章标题(章名)下均设详细不等的说明或提要文字,遣词造句亦忠实于原文,有简明注释,在国内两次印刷有一定影响。


11、林松的《古兰经韵译》(1981年)以韵文翻译。是国内至今唯一一部韵体汉译本,译文本着“直译为主、意译为辅”的原则,用带韵散文体表述,顺口悦耳,音韵铿锵,节奏和谐,别开生面。虽然句子读来朗朗上口,但因追求音韵,所以也使原文很多翻译不甚准确,但仍给人耳目一新的感觉。

12、伊斯梅尔·马金鹏的译本名为《古兰经译注》,译者七十多岁时开始译的,耗尽了古稀之年的绵力,但译者生前未能见到译本刊行,死后三年由其子女于2005年出版。该译本提供了权威的、丰富的注释,内容紧扣原文,文字通俗易懂,不失为一部较好的译本。

13、马仲刚的《古兰经简注》是首部以圣训注释的中文译本,每页经文末均有《圣训》注释,对难以理解的经文,在经文中视需要用方括号以小号字作夹注,以示经文与注释之区别,较以前译本有显着特色。

14、法土麦·李静远的《古兰经注》,是张承迁教授托其母名的译作,该译本志在“以理性来烛照现实与历史、信仰与实践”,力求“透过现代语言”表现“现代眼光、现代意识”,其语言有鲜明的时代性,这种时代性的背后是相应的读者接受心理,因此是一部很有特色的译本。该译本出版以来,由于在一些经文的解释上,言词与传统的解释有所不同,瑕疵共在,因此争议颇多。

本文地址:http://www.seoha.cn/hanyigulanjing.html

猜你喜欢

汉译《古兰经》1-30卷PDF

《古兰经》的翻译一直都困难重重难以全面进行,因为许多人们觉得《古兰经》本身不仅是奇迹,也是无法加以模拟的(i'jazal-Qur'ān),《古兰经》的经文不应该以别的语文及形式

2022-09-28  分类:绝版书籍  浏览:264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