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国大革命反思录PDF

法国大革命反思录PDF阅读更方便,纸质存量不多,出版年: 2015-12

1789年爆发的法国大革命,是世界历史上划时代的大事。它几乎迫使当时的每一个知识分子都要站在它面前表明自己的态度。

柏克晚年的压轴大作《法国大革命反思录》即以充满激情而又酣畅淋漓的文笔,猛烈攻击了法国大革命的原则。

在他看来,那些原则看似在维护人权和自由,实则空洞、危险,是对人权、自由、宪政以及维系欧洲文明的传统的践踏。他深入剖析了法国大革命的根本症结,准确地预言了随后的一系列灾难性后果,并在革命初期就预料到法国大革命必定以某种军事独裁作为终结。本书是保守主义经典著作,柏克也借此确立了其保守主义奠基人地位。


埃德蒙·柏克(Edmund Burke,1729-1797),英国18世纪晚期最重要的政治学阐释者。终其一生,多数时候他都在从事政治实务。1765-1794年,他担任英国下议院辉格党的议员,还在短命政府中担任过副部长一职。他笔下的政治学理论均来源于从政经历。由于柏克深信人类社会的现实是复杂多变的,远远超出个人一生经验所能认识的范围,因此,他认为,在进行社会变革时,应当极为审慎。



对于那些仅仅从一个抽象的政治原则出发,而未经实践检验的政治理论,柏克持有极大的怀疑和谨慎。他一再重申经历悠久岁月而流传下来的传统、习俗和经验的价值。在《法国大革命反思录》一书中,柏克充分地阐述了他作为英美保守主义奠基人的基本政治主张。


简单讲一下该书的结构。

这是在法国大革命发生不久后,一个法国的贵族青年给柏克写了一封信,询问他关于大革命的看法。柏克回信回的太长了,索性写成了一本书,但依然还是保留着对话语气的书信体格式。

触发他写作的一个重要事件是当时英国的一个叫“革命协会”的社团,该团体于1788年为了祝贺英国的光荣革命而成立。他们为法国发生的大革命欢呼雀跃,1789年11月4日该社团的主要成员理查德·普莱斯发表申明祝贺法国大革命已经实现了民选政府和宗教宽容。


对此,柏克有不同的看法,他认为,一个国家是否获得了真正的自由,不是看他们口头上声称的权利或者自由是什么,而是要“搞清楚法国新的自由是如何与政府、公共权力、军队的纪律和服从、有效而合理的税收、伦理和宗教、稳定的财产权、和平与秩序、文明和社会习俗发生关联的”,否则,空喊抽象的、形而上学的自由毫无意义,甚至还是十足危险的。

于是他就从反驳普莱斯的主张开始,具体分析了为什么法国大革命不同于英国的光荣革命,为什么不值得祝贺。


第一个部分 通过分析英国的光荣革命和宪政传统来反驳理查德·普莱斯的主张

普莱斯基于抽象的权利观而支持法国革命,并认为:根据光荣革命的精神,英国人获得了三项基本权利:

1、选择自己统治者的权利;

2、因国王行为不端而废黜之的权利;

3、组建自己政府的权利。

柏克通过对英国宪政史的回顾,逐一批驳了上述三条主张,重申的王权世袭原则,并着重强调即便是迫于情势,不得已而对王权世袭传统做出稍许背离时,当时的立法者也要尽量让其满足形式上的合宪性。他分析了自由和审慎、保守与变革之间的关系,认为从《大宪章》到《权利法案》,英国的法学家们维护自由的时候是将自由诉诸于古代的传统,将其作为一种遗产,而非先验的抽象原则。


第二个部分  法国大革命中的错误做法

法国大革命因为完全抛弃了他们所有的传统,将一切旧制度都打到重来,从而导致法律被破坏、法庭被颠覆,工商业萧条、民生凋敝、国家信用崩溃、军队中和市民之中无政府主义横行。

柏克认为,要想理解为何会出现上述的情况,考察法国国民议会的构成便可一目了然。

“不论以何种名义、何种权力、何种职能、何种人为的制度,都不可能使组成政府体系的人,成为上帝、自然、教育和他们的生活习惯所能铸就的之外的样子。人们被赋予的能力不可能超出这个范围。”


“一个组织自身特点的形成及其最终发展方向的确定,取决于这个机构人数最多、最主要的部分。在所有组织中作为领导者的人,在相当程度上也必然需要听从于他们。


在三级会议中,第三等级的人数等于了前两个等级的和。导致权力事实上落于第三等级之手。国民议会中占压倒性优势的第三等级的代表,多是些鼠目寸光、缺乏足够自尊、贪图蝇头小利、喜欢搬弄是非的底层法律从业者人;第一等级中则是些贫穷落后怀有仇富之心的乡村牧师占多;而第二等级中则是不满的贵族阴谋家在到处煽风点火。他们都不是合格的议员人选。

合格政府的代表必须具备三个条件:德行、智慧、财产。“把受教育程度低、鼠目寸光和肮脏市侩的职业当作从事政府管理的优先资格,这对国家是一种灾难。


柏克认为,上述所有这些灾难性后果,其思想根源在于,脱离了具体的现实和情势,主张抽象的、形而上的“自然权利”。他们依照这些极端的、虚假的权利主张来改造现实,将一切与他们理论不符合的都无情地摧毁。“他们把他们思辨的设计看得具有不可估量的价值,而把对一个国家的实际安排贬得一文不值”。但是,人性是复杂的,人类社会的目的更为复杂,“任何一种简单的权力设置和导向都是无法适应人的本性及其事务的特点的。”一个单一目的的构建虽然可能很好地满足了某一方面的功能,但是却以其他方面功能的不足和缺失为代价。而且,社会实践及其相关的学科,并非是先验的。某个社会实践,可能在一开始是有害的或者不起眼的,但经过修正却变得具有卓越的性能。也可能在一开始是有益的,但是到后来却变得极其有害。这些都超出了一个人智识和经验,因此,要打倒旧有的传统和习俗而构建一个新的大厦时,需要格外的谨慎。“形而上学的权利进入日常生活,就如同光线穿过高密度的介质,由于自然规律偏离了原来的直线而发生了折射。人的原始权利在经过大量复杂的人类情感和关系之后,已经发生了多次折射和反射。“基于单一的原则而讨论权利是愚蠢的。”“人们的利益就是他们在政府中的权利,它们常常是不同的善之间的一种权衡,有时候是在善与恶之间的妥协,还有时候是在恶与恶之间的妥协。政治理性是一种计算原则:是真正的道德上的识别,是伦理上的,而不是形而上学或者数学上的加减乘除。


在法国大革命的一些支持者看来,为了实现他们的革命目标,所有的牺牲都可视作微不足道的代价。阴谋、屠杀、恐吓已经成为常态。国民议会被巴黎的暴民和军队所裹挟。有不同意见的议员的生命安全无法得到保障,数百名议员集体辞职。议会缺乏必要的议事规则,受制于没完没了的请愿团和代表团(很多内容千篇一律或者鸡毛蒜皮),而无法就重要的事项做出有效的表决。小贩们甚至在里面流窜叫卖。持有不同意见的议员受到羞辱和威胁。

第三部分  作为法国参照对象的英国社会


法国大革命1789年的十月事件让柏克哀叹欧洲骑士精神的衰败。他认为骑士精神使欧洲的政府不同于其他地方的政府,并具有亚洲以及世界上其他所有在古代最辉煌时期繁荣过的国家都不曾有过的独特优势。骑士精神这种“对上级和女性慷慨的忠诚,恭顺中有骄傲、顺从里有尊严,即便是处于从仆地位也依旧保留着崇高的自由精神”如今却让位于野蛮的启蒙理性。欧洲文明中所有美好事物所依赖的绅士精神和宗教精神都被启蒙思想家所唾弃。

不同于法国偏好启蒙哲学,柏克认为英国人珍视传统,他们保留着人类的自然情感,甚至保留着旧有的偏见。越是久远、越是流传广泛的偏见,越可能蕴含更多、更深刻的人类智慧。与其撕下偏见的外衣只留下赤裸裸的理性,还不如将理性融入偏见。

宗教就是属于上述的一种传统。他认为人是一种宗教动物。宗教是公民社会的基础,神圣的宗教情感可以对公民进行道德约束。不论是穷人还是富人,在精神上都需要宗教的慰藉,强行废除宗教,可能会让可怕的迷信趁虚而入。宗教能让人超越眼前的蝇头小利和浮名,消除内心的私欲,看到永恒而不朽的荣光,以及更高的意志和秩序,从而保证代际之间的传承。另外,教会也是知识传授和教育的堡垒,从幼儿到成人阶段的所有教育几乎都是由教士来承担的。正是因为宗教的这些作用,维持一个独立的教会,就应当维持他们的经济独立,因此也尊重教会的产权。

第四部分  法国大革命对教会财产的剥夺


法国出于对教会的仇恨以及对教会财产的贪婪而剥夺教会的财产,其背后的推动者就是一帮文人小集团和金融利益集团。他们假装对穷人的关心而煽动人们对宫廷、教士阶层以及贵族的仇恨。这种对教会财产的没收即便是暴君也很少如此行动,这是对财产权也是最重要的一项“人的权利”的严重亵渎,是一种野蛮地掠夺。在前任财政大臣内克尔的主持下,法国的财政危机本来是有望解决的,但是国民议会却选择了没收教会财产这样极端的方式来弥补财政的亏空。

第五部分  法国大革命并非必要

柏克认为,就事发时为止,法国只是伪装的民主政体,而且正在滑向有害的寡头政体。而且柏克认为,在多数情况下,绝对的民主政体毫无必要。绝对的民主政体和独裁具有相似之处。法国旧有的君主政体自然有滥权之处,但尚未达到不可救药的地步。因为不论从大革命前的人口还是财富来看,还是就资源禀赋或者是运输交通而言,或者是从人文艺术科技文化的成就来看,都还没有达到应该将其旧有的政权彻底摧毁的地步。而且到了路易十六执政期间,政府专制暴虐之处还有所缓解和改善。

在大革命之后短短一年时间,法国的人口减少了约400-500万,城市失业人口达到了10万,整个国家的经济形势急转直下。

柏克进一步分析了大革命前的法国贵族和教士阶层,并非如革命派所宣扬的那样具有种种不可恕的恶行,相当一部分还具有十分令人钦佩的美德。因此,对他们施以财产充公以及永久性的剥夺他们的家族荣誉的惩罚,是不应当的。任何以公共利益的名义采用没收财产的措施,同样也是站不住脚的,是不正义的。

第六部分   国民议会糟糕的举措

法国软弱的国民议会由于缺乏足够的权威、其成员又缺乏足够的政治智慧,在大革命期间所采取的种种举措是糟糕的。具体体现在五个方面:

1、立法机构

柏克具体地分析了立法机构采取的各项措施的失败之处,限于篇幅,此处以选举权的分配为例加以说明。

国民议会不顾土壤的好坏、人口的密度,财富的多寡以及纳税的多少,以及历史文化中形成的习惯,简单粗暴的把全国的国土按照18*18里格的正方形面积划分成83个省,然后按照同样的正方形划分成720个公社,然后再进一步划作6400个选区。再按照这个标准选举出全国1/3的公民代表。

另外三分之一的代表则是按照人口比例,缴纳一定数量的金钱选出来的。先是由选区推选出公社代表,再从公社代表选出省代表,最后从省代表选出国民议会的代表,这导致初级选民跟最终代表之间,可能不存在任何实际意义上的代表关系。

而最后三分之一的代表选举规则更不合理,是基于税捐的。不是按照个人纳税的比例来选择,而是按照地区的税捐份额来选择。这就意味着,纳税更多的人也并不能获得更多的投票权。他自身的财产因此而不能获得足够的安全保障(在柏克看来,在穷人和富人之间的斗争,不是不同地区的或者是不同团体的斗争,而是个体之间的斗争,因此贫富不同的群体,应该享受平等的选举权,但是每个群体的内部投票权要与其占有的财产成正比)。按照这种选法,甚至会出现有些地区没有代表产生的情况。而且采用直接税捐的方式,对于主要缴纳间接税的地区是不公平的。

根据上述三个原则设定的选举权,除了导致极大的不合理和不公平之外,由于人为的划分,导致同一个区域内的选民和被选举人彼此陌生,地方官和税务官不熟悉他们的地区,神职人员不熟悉他们的教区。这种粗暴的制度安排连君主制下那种粗糙的等级分类的都尚且不能比拟,只是一种胡乱的混合,实质上导致了对国家政权的肢解。是罗马衰亡时,殖民地政策的重演。

2、执行机构 

国民议会把被剥夺了权威的国王做为他们的行政官。国王的国务大臣和国王一样,没有权力,但是得行使其职能;没有裁量权,但是要背负责任;没有选择权,但是得参加商讨和审议。他们的权力完全被国民议会的各个委员会所代替了。

3、司法机构

法国高等法院在历史上对王权也可以起到某种制衡作用。但是由于高等法院对国民议会的法令既没有注册权,也没有任何程度的异议权,导致了法的稳定性和统一性的破坏,从而使法律失去权威,败坏了法度。法官不但不能独立审判,而且必须民意进行判决。而且最该受到法律约束的行政权并不受法庭的管辖。

4、军队

军队已经处于失控的边缘,以往的纪律和忠诚已经被革命的理念瓦解,重新恢复军队的纪律已无可能。柏克在此预言直到有一个深谙用兵之道的军事天才横空出世才会结束军队的派系林立及骚乱问题。

5、财政和税收

国民议会上台以后,财政状况越加恶化了,而且他们无力管理没收来的教会财产,采取的税收手段随意而且不合理,致使国库亏空严重,最后不得不通过号召大众进行志愿捐赠以及滥发货币来充实国库,从而导致了整个财政体系的崩溃。

结论

自由的实现需要政治智慧和美德的保驾护航,但是法国的国民议会的议员们并不具有这些品质,能够担当起建成一个自由政府的重任,虽然他们在暴行和蠢行中也有所善举,但是错误却是根本性的。法国应当以英国的宪政作为学习的榜样,而不是反过来,英国引进法国的大革命。

PS

柏克的文章不是特别容易读。他没有独立的理论体系,所有政治学的智慧和真知灼见都散布在对具体事件的分析过程中。这也符合他一贯的主张,反对离开具体的情势而抽象地讨论原则。

 

关于柏克的思想,晚期主要体现在《法国大革命反思录》一书中,此外,国内已经出版的关于他的著作还有《美洲三书》,《自由和传统》。

另外还有两本传记,分别是杰西·诺曼所著《现代政治保守教父:埃德蒙·柏克》以及约翰·莫雷的《埃德蒙·伯克评传》。这两本书不仅有关于柏克生平的介绍,也有对他思想的评述,对英国18世纪的政治背景也多有描述。此外,拉塞尔·科克的《保守主义思想:从伯克到艾略特》和刘军宁的《保守主义》中,对柏克思想也多有涉及。

每一个认真阅读柏克的人,不难感受到他对自由事业的热爱和对制度性压迫的不满。我一直认为,柏克是一个更接近于哈耶克的保守的自由主义者,而与卡尔·施密特这样的保守主义者相距甚远。亚当·斯密曾经表示,柏克是唯一一个没有与他进行过任何交流,就在自由经济问题上与他看法完全一致的人。

柏克的一生当中,基本都是以一个反对党的姿态出现的,他对历史事件的预测,几乎都是先知般的准确,可惜,他的主张往往不被同时代的掌权者所采纳。但是,谁又能否认,也许正是因为他的提醒和警告,英国才避免了出现法国大革命一般激烈的政治动荡。他的思想,深刻地影响和塑造了英美的政治生态。希望柏克的遗产和智慧,能给我们这个在100年来,在现代政治文明门口不停兜兜转转、多少次打倒又重来的民族以某种启示吧。

本文地址:http://www.seoha.cn/faguodagemingfansilu.html

猜你喜欢

法国大革命反思录PDF

法国大革命反思录PDF阅读更方便,纸质存量不多,出版年:2015-12789年爆发的法国大革命,是世界历史上划时代的大事。它几乎迫使当时的每一个知识分子都要站在它面前表明自己的

2022-09-15  分类:绝版书籍  浏览:32次